新闻内页广告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 钟表人物 > 资深收藏家黄嘉竹:我的钟表收藏人生

资深收藏家黄嘉竹:我的钟表收藏人生

演讲人:黄嘉竹

世界级资深收藏家

在台湾物质仍贫乏的1960年代,我就已拥有一块表了,那时小学全班仅有我与一位同学戴表,全校学生戴表的加起来恐怕也没有3个人。这位同学有个鼎鼎大名的父亲,他就是出身黄埔八年抗战西南战区司令官广东籍的薛岳将军。要感谢我有个好父母,让我享有跟大官儿子一样的待遇。虽然我的本行是医学,但是因缘际会让我与钟表结下不解之缘;反观我这位名将之后的小学同窗,即使后来成为著名建筑师,经常手掌数百亿工程的设计,居然还是戴着电子表,甚至仅用手机看时间。或许冥冥中自有天数,让两人日后的爱好分歧了。

黄嘉竹先生鉴赏孔氏珐琅腕表

石英表的风暴来临时我是浑然不觉的。那时的机械表某些品牌的表款,象是万年历的3448、万年历计时表的2499,只要当时随便买个7、8块,今日就大大发财了。机械表开始回魂时的1980年代末,去买3448或2499也还来得及,买中国市场大八件珐琅表,那简直像买矿泉水,太便宜了,更不用说来大陆买房了。1989年我存了一大笔钱─一笔当时可以在厦门买上20间店铺的钱─却做了所有年轻的男人会做的事:去买保时捷跑车。然后在台湾的第一条高速公路以时速240公里狂飙,直到被逮开罚单。即使车行在上坡路,保时捷的时速还可在220公里之上,由于看不到前方的地平线,警方早已经在前面等了。高速公路的限速100公里,警方说我超速超过120公里。1990年台湾的一张罚单相当于大陆一位资深外科主任医生的一年薪水。其实,开罚单的交警自己也爱死了保时捷,还很羡慕地问我多少钱买的?临走时,我问他下了班要不要一起来飙车一下?

人是很怪的,既然能制造出那么好、可以开到240公里时速的车,而且政府可收税进口来卖,一方面却限制不得超过100,这不是天大的矛盾么?年少轻狂的我还是陆陆续续开240,几次罚单下来开始觉得烦,慢慢不爱车了,转而迷上表。其中一个原因是,爱上不同的品牌车款,除了没

有足够的空间停放外,也没法出门一人同时开三部车,然而,我却可以常常一次戴5块表,两手各一块,口袋还有备换的三块(手表、怀表都有),家母特地为我设计这种多个隐密口袋的外套。2004年香港安帝古伦的拍卖,我一举攻下6块中国市场珐琅表,有三问的、音乐动偶的、还有大八件的怀表。加上自己出门戴的3块手表,塞满特制外套的每一个口袋,全都鼓出来胆颤心惊地过海关。

从1995年,正式购买中上品级的钟表到今日已有20年。我的第一只高价位表是卡地亚的美洲豹K金壳带、石英钻表。第一只机械表是伯爵的舞者(dancer)日月星三历月相、K金壳带腕表。都还没买过一块万年历之前,我就一步跳上买陀飞轮,有了万年历后,接下来连三问手表也有了,还是百达翡丽的三问(当时可换北京一环内的10套房)。对跑车的兴趣逐渐消失后,我开始疯狂地买各个品牌的手表,后来也买怀表。之后,渐渐迷上19世纪的中国市场古表、珐琅表、动偶音乐表,然后爱上了18世纪卖给大清乾隆的钟表,特别是18世纪伦敦的音乐动偶钟。18世纪的贵族用马车钟(中国叫“轿表”)银壳的、鎏金铜壳的都买,最后连17世纪、16世纪的也有了,甚至连相当于明朝戚继光时代的德国文艺复兴时期颈表(挂在脖子上)也买了,它是德国著名的Wurppertal博物馆部分藏品拍卖时我买到的。

在收藏过程当然免不了要参加拍卖,我至少有1,000场的经历,遭遇的对手不少,其中名气最大的是百达翡丽的前任总裁Philippe Stern。他要为自家的博物馆添加藏品,我跟他又常常看上同一件,不得不斗起来,结局当然不少都落在他手里。

胡乱买了一大堆后,就有人邀请我写心得文章,这一写就16年至少150万字!于是就有一些人认识我,终于我就来到厦门,站在这儿亮个相,讲讲自己荒唐不堪的过去。其实,我算是回家。厦门是我的故乡,我的祖先来自厦门附近的漳州平和(现在的云霄)溪口村。1862年(同治元年)跨过黑水沟,渡台落脚诸罗县(嘉义)八掌溪畔。根据家谱记载,渡台祖是道光朝的进士,咸丰的翰林,官至广东粮道(道台),1861年慈禧太后发动辛酉政变,他辞官后举家迁台。

关于黄嘉竹先生

台湾南部乡下出生,台湾大学医学院毕业。在台湾多所大学与医学院担任过教席。钟表收藏经历20年,每年参加世界各地大小拍卖超过50次。为京沪港台各地的钟表杂志,长期撰稿,笔耕超过150万字。在北京《名表》完成陀飞轮、计时表与世界时间表等三大领域的钟表史话。在台湾《时间观念》完成一本钟表辞典,以及香港《名表论坛》多达100篇的悠游表海之文章。连拍卖行的专家都要来讨教。德国的克洛特博士拍卖行还在目录上写感谢他的协助。

收藏品包括现代前五大品牌之手表,从最基本的计时表到万年历、陀飞轮、三问大小自鸣表、珐琅表都有。此外,百达翡丽的微绘珐琅怀表、19世纪的中国市场大八件、音乐两问镶珍珠动偶怀表、圆明园品级的珐琅嵌表香水瓶、嵌表日用品匣。19世纪初法国拿破仑王朝权贵的动偶音乐戒指、珐琅动偶两问戒指表。18世纪的22K金深浮雕怀表、六铃六鎚音乐马车钟、多座清宫品级的音乐动偶钟。收藏品中最古老的是文艺复兴时期1550年(相当于大明嘉靖朝李时珍、戚继光时期)的鎏金铜动偶闹钟。

曾与百达翡丽的大老板Philippe Stern 在拍卖场竞标同一件拍品多次。最出名的一次是2005年日内瓦安帝古伦的拍卖,竞标一枚1810年代的镶钻石之金雕珐琅动偶戒指表。预估价4万到6万瑞郎,从10万起就剩下Philippe 与他两人相争,一路坚持到235,000瑞郎。由于这场拍卖已赢得5个标,最后不得不放弃这枚戒指表,而光荣落败。

 
(责任编辑:admin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
客服: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Email:services@chinawatchnet.com

编辑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Email:editor@chinawatchnet.com

QQ群:76582291(收费会员) | 79109118(钟表采购)
           18605093(钟表圈2) | 227050792(钟表圈1)

投诉建议: +86-0755-83251984

客服热线: +86-0755-83266212/83236721

传真热线:+86-0755-83228663

办公地址: 深圳市福田区华强北振兴西路505栋2楼288   邮政编码:518028

钟表网二维码